我国历史公元530年11月1日,仅仅只有37岁的尔朱荣被皇帝元子攸诛杀以后,由于明确继承人是谁,所以尔朱兆、尔朱世隆、尔朱天光等各方尔朱家势力开始在北魏帝国的版图上短暂的成为了主角。由于他们相互间并没有统属关系,于是在许多人想象中,此时北魏各方尔朱势力开始了内斗。

谁是尔朱家族盛极而亡的罪魁祸首?不是高欢,而是尔朱兆

关于尔朱家族内斗的说法极为普遍,由此关于尔朱家族的覆灭原因基本都会归咎于此。

然而当我们抛开想象去细读历史,此时各方尔朱势力之间,或许互有防备与不满,但彼此合作、相互依托其实才是主旋律。手足相残、亲族相杀的惨剧在尔朱家族其实并没有出现。

但是,尔朱家族还是从团结走向了团灭,这其中最关键的祸首非尔朱兆莫属。

尔朱兆,字万仁,尔朱荣的堂侄。史书对他个人的描述大体是:骁勇刚猛,善于骑射,缺乏谋略。

然而将其称为“尔朱荣后第一人”,只因为在《魏书》、《北史》这样的纪传体史书上,他的列传总是跟着尔朱荣出现的,古人对排名的讲究,我想了解中华文化的人是应该懂的。

当然《北史》上,跟着尔朱荣出现的是他的两个儿子,儿子嘛!跟着出现也是正常的。而在尔朱兆还有尔朱兆的三位叔叔尔朱彦伯、尔朱仲远、尔朱世隆(此三人为亲兄弟,按年龄大小排序),最后才是尔朱荣最欣赏的侄子尔朱天光。

为什么史书如此排序?或许只是因为“栽赃”尔朱荣的需要。

谁是尔朱家族盛极而亡的罪魁祸首?不是高欢,而是尔朱兆

当尔朱荣在世之时,史书记载了这么一段。有一次尔朱荣问手下:“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谁能接我的班统军?”手下都说应该是尔朱兆,但尔朱荣不赞同的说:“不,尔朱兆统军最多3000,多了就乱了,能接替我的只有高欢。”

史书还记载,尔朱兆随尔朱荣游猎征战,在悬崖深渊等别人不能跨越的地方,他一定走在前面开路。徒手与猛兽搏斗,毫不犹豫和逃避。尔朱荣对他是喜爱的,他的勇武也得到军中将领的赞赏。只是他的这种人格魅力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他智商上的缺失,所以从统帅的角度来看,尔朱荣给出了他一个极低的评价。

事实也证明,在尔朱荣一手遮天,掌控北魏权柄之后,尔朱兆也是最后一个成为封疆大吏的,即便成为了封疆大吏,他也只是在距离尔朱荣大本营晋阳最近的汾州,担任汾州刺史,依然在尔朱荣权力的覆盖范围之内。其实,尔朱荣在世之时,尔朱兆在家族中的地位真的不高。

谁是尔朱家族盛极而亡的罪魁祸首?不是高欢,而是尔朱兆

得益于尔朱兆所在的汾州极为靠近晋阳,于是当尔朱荣死后,尔朱兆第一时间占领晋阳这个尔朱家的中枢。随后,尔朱兆发兵,与尔朱世隆汇合,希望给尔朱荣报仇。

在实力足够的情况下,尔朱兆的开始显现。他先带头攻入洛阳,随后活捉北魏皇帝元子攸,之后与尔朱世隆一起废了元子攸的帝位,共立元晔为帝。

当然,元子攸作为一个阴谋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尔朱兆攻入洛阳之前,联络了敌人河西叛贼首领纥豆陵步蕃攻击尔朱故地秀荣川,并进逼晋阳。

即便此时,尔朱兆依然握有一手好牌。他可以选择固守洛阳,占据大义,在军力上尔朱兆强于尔朱世隆,他的话语权是能够保证的,甚至可以派尔朱世隆去救援晋阳;又或者他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带着新皇帝元晔一起回兵救援晋阳。

然而,尔朱兆偏偏做了个愚蠢的选择:带着废帝元子攸回兵救援晋阳。当然,这绝对不是尔朱兆做的最愚蠢的事情,更愚蠢的是:尔朱兆回到晋阳后,亲手将元子攸勒死。要知道,此时的元子攸已经不是皇帝了,根本没有实权,但作为曾经的皇帝,他又是一个杀不得的人物,谁杀谁就是逆贼;可对尔朱家的人来说,元子攸亲手杀了尔朱荣,又是一个不得不死的人。所以对待元子攸,养上几年,然后让他“病死”,可能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然而尔朱兆急吼吼的杀了元子攸。正是这个愚蠢的举动,让尔朱兆这个本来在尔朱家族内部地位不高的小人物,因为史书立场的需要,被后世史家列为了尔朱荣身后的第一人。

谁是尔朱家族盛极而亡的罪魁祸首?不是高欢,而是尔朱兆

耿直BOY尔朱兆杀死元子攸的行为,不仅为后世做实尔朱荣的“逆贼”身份提供了实证,更彻底将尔朱家族推向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尔朱兆的愚蠢行为带来的恶果是逐步展现的,其中最关键的是引出了高欢这个尔朱家族的噩梦。

过程简单来说是这样的:尔朱兆回兵晋阳之后与纥豆陵步蕃大战,连续战败,于是向高欢求援;后高欢与尔朱兆联手攻灭纥豆陵步蕃;胜利后,高欢借平灭新一轮的六镇叛乱的名义,欺骗并脱离了尔朱兆。之后高欢倒戈相向,几乎尽灭尔朱一脉,并参与了北魏的分裂,成为了分裂后的东魏权臣。

关于高欢的背叛,很多人总以为是尔朱荣养虎为患,高欢早有野心等等,殊不知真正促成高欢背叛的正是尔朱兆杀元子攸这一事件。这又是另一段迷雾般的历史细节,容后再叙。

反正,尔朱兆终于通过自己的愚蠢,放出了尔朱家族的终极噩梦:高欢。

谁是尔朱家族盛极而亡的罪魁祸首?不是高欢,而是尔朱兆

在北魏末年,尔朱荣被杀,尔朱家族各方势力在北魏大地之上肆虐,这是事实。然而,由此臆测尔朱家族内斗导致北魏的灭亡,那就真的只是臆测而已了。事实上,直到尔朱家族团灭之前,他们都是一个出奇团结的家族,期间虽有互相防备,却从没有手足相残、亲族相攻。

当尔朱兆发兵洛阳,与尔朱世隆会合之后是合作,合作攻陷洛阳,并立新帝元晔;当尔朱天光回兵洛阳之后,与尔朱世隆做的还是合作,合作废元晔,立节闵帝元恭。而废元晔立元恭的事件也发生于尔朱兆杀元子攸之后,因为尔朱兆的行为已让他参与拥立的元晔失去了对北魏帝国的说服力。甚至后来尔朱兆被高欢攻击,尔朱家人的选择依然是救援。

而此时尔朱诸脉在北魏帝国的肆虐,针对性也是非常明确的,就针对那些拥护元子攸反尔朱家族的人。但只要有叛贼将威胁北魏这个帝国之时,他们都坚决的站在北魏一边。

尔朱天光这么干过。即使知道尔朱荣被杀,他是先安定好北魏的边境战争才回援的;甚至愚蠢如尔朱兆,当纥豆陵步蕃入侵之时,他也放弃稳居洛阳的最佳选择,回兵平叛。当然,我们可以将尔朱兆的这一行为解读为守护大本营,但实际上又何尝没有保护到北魏帝国的利益呢?只是,无论史书记录尔朱荣如何试图篡位,期间多少是存有疑点的。但蠢货尔朱兆却彻底将“逆贼”的身份为尔朱家族做实了。

谁是尔朱家族盛极而亡的罪魁祸首?不是高欢,而是尔朱兆

即便如此,尔朱家族依然是团结的。极具政治智慧的尔朱世隆没有选择最聪明的方法:扑杀尔朱兆,而是与尔朱天光合作废元晔、立元恭了事。

直到高欢高举大义旗号攻灭尔朱氏之时,尔朱兆、尔朱世隆、尔朱天光、尔朱彦伯、尔朱仲远等人依然相互依托、彼此支援,与高欢对抗。然而大义不在,即便如司马子如等尔朱氏死党,都在尔朱氏与高欢战局尚不明朗之前,选择了投向高欢。

尔朱家族因团结而强大,但最终也因盲目团结而招致灭亡。这个家族应该是爱他们的北魏帝国的,只是这种爱不是出于对帝王的忠诚,在忠君高于一切的年代,这就是他们的取死之道。

而最后导致尔朱家族盛极而亡的罪魁祸首,并不是手刃尔朱荣的元子攸(他不配),也不是亲手操刀的高欢(没有高欢,也会有刘欢、王欢等出现),却是亲手为尔朱荣完成了复仇的尔朱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