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画中所描绘的河历来被认为是汴河,而很多人认为,这条河并不是正河,而是别浦,即用作渡口的自然河。周邦彦《兰陵王·柳》又有『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之句,其中的别浦,并非送别之浦,而是别通之浦。唐白居易的《白氏六帖》引晋周处《风土记》释浦曰:『大水有小口别通曰浦。』因浦之别通,往往又有津渡之用。

对于别浦津渡,现存宋人诗词委实涉及不少,如陆游『断岸通别浦,孤舟入春烟』即是描写堤岸断开、通于别浦的情形;『岭下晨炊黍,津头暮系船。寒潮吞别浦,老木惨苍烟』是描写别浦渡口(津头)的情形。

《清明上河图》的河指的是什么河

宋张至龙的《北津》有:『船过别浦波痕没,堠立当涂里界明。古木云边僧住处,落花风里鸟啼声。青山莫道浑无事,日与行人管送迎。』这是描写别浦渡口的设置与迎送情形,更是与周邦彦的描写非常接近。

宋王禹偁《寄汶阳田告处士》有『汶水年来涨绿波,先生居此兴如何。门连别浦闲垂饵,宅枕平沙好种莎』,宋晏几道《留春令》有『别浦高楼曾漫倚。对江南千里。楼下分流水声中,有当日、凭高泪』,描写的都是宅居、高楼与别浦相依相连的情形;吕祖谦《晚步溪上》有『别浦归舟争占岸』,王志道《赋江湖伟观》有『帆归别浦鱼盐聚』,描写别浦停泊归舟、汇聚鱼盐的情形,这些都是与《清明上河图》非常相近的。因此,可以认为画中所描绘的河当是别浦,即用作渡口的自然河。

自此别浦至汴河,应有较大水位落差。如前所引,汴河时常『浅涩』『浅漫』,为了调解水位,除了有前引的『为木岸狭河』的解决方法外,通过了解中国水利史可知,还应该有更为普通、常见的古老堰坝及唐时就广见于记载的斗门(一种可启闭的水闸)的使用。

细读《宋史·河渠志》亦不难找到汴河使用堰坝、斗门的记载,如:『仁宗天圣三年,汴流浅,特遣使疏河注口。四年,大涨堤危,众情恟恟忧京城,诏度京城西贾陂冈地,泄之于护龙河。六年,勾当汴口康德舆言:「行视阳武桥万胜镇,宜存斗门。其梁固斗门三宜废去,祥符界北岸请为别窦,分减溢流。」』其中的『疏河注口』『泄之于护龙河』『请为别窦』等皆涉堰坝斗门之用。

另外,汴河河堤还存在着前引沈括所言的『自汴堤下瞰民居,如在深谷』的情况,所以,画中所绘之别浦(自然河)至汴河,当存有较大的水位落差,如同从下升到上,逆水且升斜坡,人正与画中的两处拉纤场景相应。